足迹

第3995章 滚刀肉(1/1)

见烛龙认出了自己,叶小川暗道一声侥幸。

他慢慢的上前,触摸着烛龙那黑色坚硬的鳞甲。

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小姑娘的声音传来。

“烛龙,你又发什么疯啊!玄火坛都差点让你震塌了!你再乱撞岩壁,我就告诉天问姐姐去,不给你饭吃!”

从被烛龙用身体堵住的洞口缝隙里,探进来了亚麻色头发的美丽小脑袋。

然后这个小脑袋的主人,从狭小的缝隙里,努力的爬了进来。

站在烛龙巨大的蛇身上,双手掐腰,准备好好教训教训一番这个条没事总爱拿脑袋撞岩壁的大长虫。

还没有开口呢,就看到幽暗的岩洞平台的角落,在烛龙巨大的黑色钢铁头颅的下方,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有些眼熟,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叶小川也看清楚了来者是谁。

他道:“绮丽丝?”

听到这话,小丫头迟疑的道:“滚刀肉?”

叶小川听到滚刀肉三个字,心中一阵怅然。

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给自己取了一个狂拽炫酷叼霸天的绰号,铜皮铁骨千手人屠滚刀肉。

已经很多年没有叫他滚刀头了。

如今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让叶小川有些失神。

直到绮丽丝再一次道:“你真是滚刀肉?”

叶小川轻轻的点头,道:“是我,小饕餮,好久不见。”

“啊!真是你啊!”

绮丽丝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然后蹦蹦跳跳的从烛龙的身体下越下。

或许是过于兴奋,她一头扑进了叶小川的怀中,抱着叶小川。

叫道:“我就知道咱们还会再见的!我好想你啊!”

苍云山,轮回峰。

玉机子书房。

古剑池正在向玉机子汇报今天的工作情况。

上次玉机子痛批他一顿,似乎并没有影响二人的关系。

此刻二人的对谈,与往日无异。

古剑池按照惯例,先汇报了一下苍云门内部的事儿,然后汇报了一下人间凡尘的事儿。

凡尘琐事,除了最近中土调军备战之外,还汇报了庐州府上次被双星坠落所带来的灾难。

古剑池道:“今天下午朝廷那边传来邸报,庐州府的救灾事务已经趋于尾声,上次双星坠落,损失很大,伤亡人数……”

玉机子摆手道:“这是凡尘之事,由朝廷处理即可,不必再浪费时间在这些琐事上面。

魔教蛮荒圣殿那边,今天有没有什么消息?”

古剑池合上了庐州救灾事务的信笺,道:“自从楼兰古城事件持续发酵之后,魔教内部近两日的表现十分激烈。

合欢派的玉玲珑,五毒门的青衍,血魂宗的毓秀仙子,阴灵宗的岑启元等多位魔教派系的精英弟子,今天都陆续抵达了蛮荒圣殿。

从传回来的消息来看,今天圣殿内争吵很激烈。”

玉机子道:“魔教各派对叶小川与鬼玄宗的态度不统一?”

古剑池点头道:“大部分门派,都主张借助此事打压鬼玄宗,站在鬼玄宗这边的,只是以胡九妹为首鬼宗散修。

不过很奇怪,今天魔教各大派系都表态了,唯独合欢派的玉玲珑,在圣殿内坐了几个时辰,很少说话,也没有表明合欢派对此事的态度。”

玉机子来了兴趣。

他手捏胡须,道:“一妙仙子这是要干什么?按说,同为魔宗,合欢派在此事上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力挺修罗宗的。”

古剑池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也看不透。

玉机子道:“鬼玄宗那边有没有消息?”

古剑池道:“由于楼兰事件闹的很大,听说鬼奴已经给圣殿那边传讯,他会去圣殿解释此事,应该明天能抵达。”

玉机子道:“只有鬼奴?叶小川呢?”

古剑池道:“没有叶小川的任何消息,自从当日他被花和尚带走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

玉机子眯着眼睛,沉思片刻,道:“让我们的人,密切注意魔教内部动向,尤其是关于叶小川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他的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古剑池退出了玉机子的书房,表情有些阴郁。

从今天恩师的态度来看,玉机子对叶小川似乎还没有完全放弃。

叶小川失踪了,云乞幽也失踪了,这让古剑池的心情异常的烦躁。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只能将所有怒火都压制在内心之中,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与此同时,玉门关。

最近几天,每天都有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来到玉门关驻防。

曲九原率领的关中军三十六个整装军团,也从关中赶到了玉门关。

这个外号叫做曲大头的猛将,最近九年来,名气大的很。

主要原因,就是当年鹰嘴崖大战,他率领百万装备极差的民兵,从侧翼杀出,挡住了天界军团的攻势,保住了最后一道防线,从而扭转了整个鹰嘴崖战局。

由于他作战勇猛,很受朝廷重用,被太子赵士御提拔为关中军的骠骑大将军,统辖三十六个整编军团,每个军团是十万人。

其实几乎没人知道,曲九原能有今天的成就,与一个人脱不开关系。

那便是战英!

当年鹰嘴崖大决战,看似是曲九原最后扭转的战局,其实在幕后指挥的,则是战英。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找战英,可是却了无音讯,引为生平大憾。

刚到玉门关,就过来给中土西线防御的最高统帅,陇右道行军大总管赵子安提交关中三十六军团的换防印信。

夜已近半,赵子安依旧没有休息。

大帐之中,有十多个统兵大将军。

帐外执戟郎通传之后,宛如黑熊一般的曲九原,挎刀而入。

单膝下跪,朗声道:“末将曲九原,受命率领关中军三十六整编军团,前来玉门关一线布防,请大总管示下。”

赵子安没有穿着铠甲,只是一身粗布麻衣。

但依旧难掩他身上的英气。

比起当年,此刻的赵子安似乎更加的沉稳了。

他坐在案几后面,道:“曲将军一路辛苦,请起。”曲九原起身,似乎和帐中的各位将军都很熟悉,立刻哈哈大笑,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