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066章 神剑法宝(1/1)

神器是没法改造了,但是灵器还是有上升空间,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灵器都是如此,只有选材较好的上等灵器,一般下品灵器,就算交给矮人族这种炼器大师,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看到苍云门两个火属性的仙剑即将被改造,其他人都是脸色微变,尤其是左秋与上官玉。

五行之中火属性攻击力最强,别看赵无极的烈焰与顾盼儿的焚烟都是灵器,但发挥出来的威力可不次于神器级别的其他属性的神剑。

如果经过矮人族改造加工之后,让这两柄剑的威力翻三倍,成为神器,那苍云门还不如虎添翼?

可是这是矮人族炼器大师自己愿意的,自己什么话也不能说。在一边是急的肝肠寸断,都想尿尿了。

黑风族长对队伍里最为高大的六戒和尚很热情,他道:“大和尚,你用的是什么法宝?”

六戒从怀中掏出了一根小禅杖,念力一催,金光闪耀,小小的禅杖竟然变成了一支七八尺长的破煞法杖,佛光蒸腾,一看就是佛门至宝啊。

黑风族长与大祭司研究了一会儿,想要给破煞法杖动点外科或者内科手术,可是实在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大祭司郁闷的道:“你这柄破煞法杖是神器级别的法宝,没有上升空间,凑什么热闹,去休去休,别耽误老夫时间。”

戒空的法宝也一样,轮回珠,实乃佛门顶级至宝,看的大祭司与黑风族长都流口水了,结果二人还嘴硬的说一般般而已,去休去休……杜纯美滋滋的抽出了自己的蓝灵仙剑,这柄剑在人世间没有什么太大的名声,还两千多年前苍云门正阳峰的一个小弟子无意中在东海某荒岛得到的,后来就一直在苍云门正阳峰流传,是一柄威力不俗的水

系仙剑。

杜纯道:“两位前辈,我的剑不知道能不能再升华一下?”

不料大祭司与黑风族长相视一眼,直接将蓝灵剑给丢给了杜纯。

杜纯很郁闷,道:“怎么了,你们得一视同仁啊,别只顾着升华改造攻击力强大的火系仙剑,看不上水系仙剑啊?”

大祭司没好气的道:“巨涛剑哪里还能改造?去休去休,少拿这些不入流的神剑在老夫面前瞎显摆。”

杜纯愣住了,其他人也楞了一下。

杜纯道:“巨涛剑?不对啊,我的这柄剑叫做蓝灵啊。”黑风族长接口道:“老夫二人是不会看错的,此剑乃是两万多年前蜀山派的有名神兵巨涛,后来听说流落到了东海一个散仙手中。看看剑身,弯弯曲曲,宛如巨涛波浪,内里有蕴含一千八百个法阵,除了昔

日蜀山派的巨涛神剑,还能是什么?小姑娘,你不会不知道你手中的剑很厉害吧?”

杜纯一脸懵逼,道:“这,这晚辈还真不知道,此剑在我们苍云流传了两千年,师父都说此剑只是水系威力大一些,没说此剑很厉害啊。”黑风族长来了兴趣,又开始卖弄起来,道:“小姑娘,巨涛剑可不是一般的水系仙剑,估计你的那些前辈高人都不太清楚此剑的来历,普通的水系仙剑,走的是轻柔的路子,巨涛剑施展起来则是惊涛骇浪,

你想要发挥出巨涛的真正威力,去东海深处面对巨涛海浪修炼三五十年吧。这柄是海洋之剑,明白了吗?”

杜纯大喜,宁香若等苍云弟子也是一脸喜悦,没想到被苍云门忽视了两千年的水系仙剑蓝灵,竟然是不可多得的神器级别的神兵,一直以为这柄剑和焚烟一样都是灵器级别的呢。

上官玉与左秋的心,现在的拔凉拔凉的啊,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担忧。

黑风族长走到上官玉的面前,道:“让我看看你的剑有没有需要升级改造的地方。”

上官玉抽出了身后的阔剑,此剑很古怪,通体泛红,但是灵力一催,却是青光闪耀。

大祭司皱眉道:“落英红霞?没想到这柄剑又回来了。”

上官玉道:“什么?前辈就见过落霞剑?”

大祭司道:“此剑乃是三千年前我族一位炼器大师打造的,当时好像是玄天宗的人送来了一大堆的材料定制的,你是玄天宗的弟子?”

上官玉点头,此刻她心中十分意外,作为落霞神剑这一代的主人,她竟然不知道落霞神剑竟然是出自矮人族之手。

大祭司与黑风族长端详了一会儿,就将落霞剑还给了上官玉,这柄剑除了属性上差点了点之外,其他的真的没啥可挑剔的。

因为是出自矮人族,所以黑风族长与大祭司自然而然就是对此剑赞不绝口,说此剑威力无穷,堪称天下第一云云。

所有人的法宝都看完了,除了左秋。

左秋身上有两柄剑,都插在后背上,一柄是年少时就实用的赤枫仙剑,这也是她赤枫仙子名号的由来。

还有一柄剑,是十年前师祖无量子前辈过世时传给的神兵赤霄,此剑乃古老相传的人间十大神兵之一。左秋将赤枫剑抽了出来,结果就被黑风族长丢到了一旁,道:“小姑娘,在你们这群人中,你的法宝品级是最差的,灵器初阶,升级改造也最多变为了灵器中等级别,完全没有升级改造的空间。你的修为深

不可测,而且还如此年轻,这柄剑根本就不适合你,还是乘早扔了吧。”

左秋哦了一声,自己跑过去将刚才大祭司丢掉的赤枫剑又给捡了回来,她当然知道赤枫剑确实不是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可是跟随自己二十多年,自然是不会扔掉的。

黑风族长准备将焚烟、赤焰拿去改造,现在又工作了,炼器是他最喜欢的,何况是改造成神器,这个可不多。

正准备打发这些人离开,忽然,大祭司看着左秋,道:“小姑娘,让我老夫看看你身上的另外一柄剑吗?”

左秋道:“我这柄剑是师祖所传,师祖当年临走告诫与我,此剑不得轻易出鞘,还请前辈见谅。”

大祭司点头道:“那就不必出鞘,老夫只是想看看,如何?”

左秋实在拗不过大祭司,当然她也想给一旁洋洋得意的几个苍云门弟子一个下马威。

于是,伸手将背后的赤霄剑连着剑鞘一起给解了下来,递给了大祭司。不料这个白胡子小老头完全不讲信誉,接过之后,跄踉一声就将赤霄神剑从剑鞘里给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