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远景城。

“这些势力看似水火不容,但他们只要有共同的目标,那就可以联合。”

“因为他们单独一家的力量都已经不够用了。”

明心水道。

“这里面要排除掉黑莲教。”

紫烟没解释什么原因,因为黑莲教圣女跟杨若晴,骆风棠的关系,本来就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

“那么,他们的共同目标又是什么呢?”

紫烟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缓缓道。

明心水微微一笑,他的皮肤很白,笑起来脸颊上有两个酒窝,很好看。

他的声音很清越,音色很清纯。

“制造混乱,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为此,他们可以用出各种手段。”

“你打算从哪里入手?”

紫烟抬眼道。

“晚上我们去水榭亭阁,那里是远景城夜市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他们想要制造事端,多半会从那里开始。”明心水说出自己的安排。

“行,就按你的计划来。”

紫烟初次来远景城,这么大的城池,里面人员极为复杂,她不可能自行其是。

……

夜幕降临。

远景城两大夜市的东市已经开张。

从远处来看,那一片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一般,而络绎不绝的人群,仿佛根本没有受到战争带来的影响。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善于自我遗忘的种族,但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保护了人类自己。

要是一个人一直沉浸在恐惧,害怕担忧中不能自拔,还能活得下去吗。

“江公子,这边请。”明心水手中拿着折扇,在前面带路,他们已经走进第一条街。

街两边有很多小吃摊位,不少是当地特有的一些特色食物,譬如风味蘑菇汤。播州有着极为丰富的蘑菇种类,当地人也打小就喜爱蘑菇,当然,这也就免不得会误食一些毒蘑菇,不过,当地人有一套土方法治疗,真正被毒死的情况很

少发生。

紫烟本来就姓江,她现在化名江元浩,乃是一位外地来的富商之子,多金潇洒大气是她的人设。

而明心水不需要伪装,他在远景城里本来就有自己的身份,甚至他都没改名字,就叫明心水。

明家城内是有名的诗书礼仪豪绅之家,曾经出了很多名人,而明心水暗中加入了青衣门,却是个极少人才知道的秘密。

“那边是青楼之地?”

跟着明心水走了一阵,紫烟渐渐的开始闻到脂粉香气。

脂粉香气是越来越浓的,而且,街道前方也逐渐出现了很多红色的灯笼,有女子银铃般的笑声远远的传来。

“对,那边就是青楼之处。”

明心水点头,同时已经带头踏步走进里面。

“两位公子,来玩呀。”

两人刚刚踏入里面,马上极有浓妆艳抹的老鸨过来拉人。

那些老鸨不少都是徐娘半老,自己有几分姿色,但明显年纪较大。

而附近那些楼梯栏杆之地,有更多的女子穿着轻薄的纱衣,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脸上挂着吃吃的笑容,朝着两人挥手手帕。

紫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要是个普通男子,遇到这种阵仗,哪里还能走得掉?

不把身上的钱花光才怪。

都说青楼是销金库,这里确实抓住了男人最原始本能的心。

“水榭亭阁在哪里?”

紫烟小声问道,一路上她使劲的拒绝,终于将很多缠过来的老鸨。

她不胜其烦,但又不能对她们使用武力。

也是她的易容之术太好,从外表看来,她已经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就在前面,快到了。”

走过了这一条街后,前面忽然安静了下来。

“刚刚那边是比较粗俗一些的青楼之地,这一片不一样,这里是高雅之地。”明心水笑道。

“高雅之地就不是青楼了吗?”紫烟疑惑道。

“还是青楼,只是这一片是清倌人,不卖身的。”明心水解释道。

“明白……在京城,也是这样。”

紫烟点头,岂止大齐京城,在大齐稍微大一点的城池,青楼一般都会分成两个不同的区域。

“在我看来,她们最大的区别是,这里更贵。”

明心水道。

“物以稀为贵嘛,她们苦练琴棋书画,不是白练的。”

紫烟挑眉道。

前面的楼阁样式都不大相同了,很多都是独立的三四层阁楼,各种丝竹歌声悠扬,那些灯笼的样式也更加的清雅,花草树木的布置俱都是精心打造的。

他们来到一处楼阁面前。

楼阁最前面悬挂着的匾额上,就有水榭亭阁四个字。

字体是那种好看的瘦金体,一看就是名人题写。

“远景城吃的玩的,比义龙城还要好,这处水榭亭阁,很多义龙城的有钱人,都来此消费。”

明心水展开扇子道。

他们靠近阁楼之时,一名身穿青色纱衣的女子迎接上来。

这名青纱女子本质上也是老鸨娘,但打扮的却不是第一条街那里的那般浓妆艳抹,而是清淡适宜。

“两位公子里面请。”

青纱女子用一只团扇,挡住下巴,微微笑道。

这青纱女子明显是认识明心水的。

紫烟跟着明心水进入内部……走进去以后,看到的是一处大厅。

大厅的范围很广,但是座椅并不多,现有的座椅也很高档。

前方有几个女子挂着面纱,演奏乐器,大厅里的人说话都比较平和文气,没有人大呼小叫。

“明公子,还是上次的包厢吗?”

青纱女子手握着团扇,走起来娉婷婀娜,自带一股子风情。

“还是上次那个。”

随后,他们来到二楼的包厢。

包厢里面十分的清静,点燃着香。

从包厢的窗口可以清晰看到大厅里演出的位置,这里的角度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让包厢里的贵宾能享受到更高规格的服务。

“今天是花香月姑娘演出的时候,正好。”明心水吃着水果,笑道。

“花香月?”紫烟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她都怀疑明心水是不是假公济私,说是来看那些势力制造事端的,说不定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看那位花香月姑娘。“花香月是水榭亭阁的名女,擅长音乐,舞蹈,等她出场你就明白了。”明心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