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941章 老子成冥将了?(1/1)

看到冥族高手跪地求饶,王铁柱笑着蹲在他面前。

“我不想知道你会不会干坏事,我现在只问你,在我意识消散的那一小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两个朋友,现在在哪儿?

“她们还在你们之前的位置,好好的,她们很厉害,我伤不了她们的。”

说完似乎是怕王铁柱不信,黑影急忙露出自己的胸口,那里一枚残缺的印记,赫然出现在王铁柱面前。

王铁柱微微一愣,因为他身上也有这个印记,至今都没办法消除。

“这个印记是什么意思?”

冥族高手一愣,不知道王铁柱为什么要这么问,不过还是老实回答道。

“这是我们冥族的印记,颜色越淡,说明实力越差,像我这样就是受了重伤,您看这里有些残缺,说明我受了内伤。”

王铁柱点点头。

“那这印记该如何祛除你可知道?”

冥族高手疑惑的看着王铁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每个冥族都会拥有这样的印记,我们一直以它为荣,从未有人想过要祛除。”

“那我这个在冥族算什么?”

随着王铁柱拉开上衣,冥族高手直接懵逼了。

因为王铁柱胸口的印记黑的发亮,那分明是冥将的标志,也就是说,此时王铁柱哪怕不亲自动手,只要他一句话,自己也必须去死。

可是很快冥族高手又不明白了,王铁柱怎么看也不像是冥族的人啊。

难道说,是上古冥族的后裔?

看到冥族高手一直盯着自己身上的标记,满脸骇然,王铁柱沉声道:“回答我的问题,这在你们那里算什么?”

“冥,冥将。”

“那你是什么职位?”

“我,我不是什么职位,我只能算是小队长,普通的冥族见了我都必须听我的,而您……请恕属下有眼无珠,不知您是哪位冥使账下的大人。”

王铁柱冷哼一声。

“怎么?想问我的底细吗?”

“不不不,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王铁柱当然不是什么冥使的属下,于是问道。

“行了,称呼不重要,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冥族高手再次茫然的看向王铁柱,冥族来这里当然是收集尸体了,难道连这种常识眼前的冥将都不知道吗?

想到王铁柱的种种怪异,冥族高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我问你话呢,难道你想以小队长的身份抵抗我的命令吗?”

“不不不,我,我们在这里收集高手的尸体,毕竟十年一次的九州大比开始了,路上会有很多高手自相残杀,而那些破界修士的尸体是最好的冥气提炼对象。”

王铁柱点点头。

“哦?提炼用的就是你之前的那个瓶子了?”

“对。”

“如果活人被装进去会怎么样?”

冥族高手迟疑了一下。

“活人的话,法则修士进去会直接化为一些养料,而破界修士则会被困在里面。”

“那真神呢?”

冥族高手有些懵逼,这都什么问题?

“我这法宝能力有限,破界修士就已经是极限了,真神的话,哪怕是尸体恐怕也装不下吧?”

王铁柱点点头。

“拿出来教教我,怎么用。”

“大人,您能告诉我您到底是哪个冥使账下的大人吗?”

“你在质疑我?”王铁柱声音陡然一冷。

“不,不敢。”

冥族高手内心纠结,可是那种天然的实力压制让他不敢反抗只得照做。

拿出瓶子,冥族高手给王铁柱念了一段咒语,听的王铁柱一头雾水。

“必须要念咒语吗?这样直接……”

“大人饶命啊……”

在冥族高手惊呼声中,他直接化为一道黑气被吸入了瓶子中。

王铁柱愣住了,这种结果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把瓶子倒扣过来,没有任何反应。

放到眼前张望,里面漆黑一片,似乎有一团气旋在快速旋转。

很快。

一股淡淡虚无规则开始向着瓶外飘散。

王铁柱把手伸过去,熟悉的感觉让他再次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等虚无规则消耗殆尽,王铁柱再次把瓶子放到眼前观察,依旧看不清,于是拿出一枚夜明珠丢了进去。

瓶子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瓶子,完全不像是能把人收进去的样子。

把玩一番,王铁柱有点儿明白过来,直接把瓶盖盖好,向山洞外飞去,而此时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昨夜的战场,此时立起了一座新坟。

王蕊一边哭,一边亲手把一捧土放在坟头上。

黄景兰在一旁看着,也学着王蕊的样子,捧起一捧土放在了上面。

又跟着王蕊对坟墓磕了三个头,黄景兰叹息一声站了起来。

“你有什么打算吗?”

王蕊摇了摇头,“没有,我想留下来陪他一阵,然后回问天阁,你呢?”

黄景兰眼神黯然,“我本来就回不去了,我就留下来吧,在附近安个家,等以后孩子出生了,也好带他来看看。”

“孩子?谁的孩子?”王蕊震惊的看着黄景兰。

黄景兰苦笑道:“还能是谁的?”

“你,你们……这怎么可能?”

“人已经死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说说倒也无妨。”

黄景兰坐下来倾诉起来,似乎是讲给王蕊的,又似乎是在和王铁柱告别。

“其实我并不恨他,如果不是他,或许我突破到破界都需要很久,我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遇到魔族的刺客。”

王蕊有些羡慕的看着黄景兰。

王铁柱死了,哪怕黄景兰是误会,好歹她也留下了王铁柱的子嗣。

而自己呢,似乎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忽然想到了什么,王蕊道:“要不我也留下来吧,万一遇到坏人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我也可以帮忙。”

就在黄景兰不知该如何拒绝王蕊时,一道身影快速从头顶飞过,然后又飞了回来。

“终于找到你们了,这鬼地方怎么看上去都一样。”

王蕊和黄景兰闻声同时抬头,看到是王铁柱,王蕊瞬间泪水夺出眼眶,直接冲进了王铁柱的怀抱。

黄景兰犹豫了一下,也是控制不住的喜极而泣,缓缓来到王铁柱面前。

“你……”看到黄景兰现在的模样,王铁柱心里微微一怔,难道自己真的被原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