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千三百八十二章 中毒症状(1/1)

但是现在林梦雅纳闷的是,究竟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是想要故意给麦夫人添堵,还是说想要陷害自己?

林梦雅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她跟麦夫人并不相熟,来麦家这边赴宴也是临时决定的。

就算是对方熟知海港城的一些规矩习俗也不能保证,麦夫人肯定会邀请她来挂四平八稳的好寓意。

所以对方针对的很有可能就是麦夫人跟麦小姐。

但为什么要在最后一个的时候出手,而不是选择在其他时候出手呢?

她这样想着也这样问了。

于是,哪怕是处在盛怒之中的麦夫人,也细细地跟她讲解了一番原来这最后的一枚香包,其实是最关键最重要的。

如果最后的一个香包跟秤砣掉在了地上,那就意味着功亏一篑,也寓意着女孩的一生到最后会落得个晚景凄凉。

其实算是一个最恶毒的诅咒,谁又能希望自己晚年不幸福呢?

尤其像是麦小姐这样从小就如珠如宝的长大,出嫁的时候也是十里红妆,煊赫至极。

而最后一步就是她嫁给自己的丈夫,希望可以琴瑟和鸣,幸福恩爱。

也就是说对方希望破坏的是麦小姐的婚姻,这也是麦家夫妇最不能容忍的。

很快。麦老爷就得知了这边的变故,也不管席上的那些亲朋好友,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一见面就着急地问道,那最后一个香包可挂上了。

麦夫人赶紧安抚丈夫,“多亏了咱们今日新来的这位有缘人!若不是她忍着疼把香包都挂了上去,那今日咱们女儿可怎么办?”

刚才还显得雷厉风行的麦夫人,此刻却是投入了丈夫的怀抱,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

林梦雅不由得佩服,看来麦夫人也真是御夫有术,就这一招完完全全把麦老爷给拿捏了!

果然!

麦老爷一听说这样的事情,再看到夫人一脸的泫然欲泣,心疼的不得了,赶紧哄着自己的夫人,同时也对林梦雅感激不已。

“今日之事,多谢姑娘了。若不是有你在,我们夫妻二人恐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好兆头,但是如果香包落了地,他们的心里始终会悬着一个疑影。

或许会觉得自己的女儿嫁给女婿之后一定会吃苦受罪,那么肯定会影响到他们今后对女儿女婿的态度。

林梦雅也能理解,人的潜意识,其实是非常强大的一股力量。

如果一个人潜意识里觉得另外一个人不好,那么不管他如何极力地掩饰,可不管是语言还是行动,都会无意之中透露出对那个人的排斥。

好在,林梦雅坚持住了,但是她感觉自己的手背很疼。

之前已经初步的检查过了,没有伤到骨头跟筋脉,却也会影响到一部分的活动。

尤其是她还要为景老爷针灸,这下子恐怕是要影响一些了。

好在她的左右手都很灵活,只不过要调整一下用针的顺序了。

终究来说是落了一些麻烦。

但林梦雅并没有趁机卖好,只是道:“不管怎么说,既然今日我来了,那也是一场缘分,肯定是海神娘娘在冥冥之中的保佑。”

“对!霍姑娘说得对!一定是海神娘娘保佑了我家淑婷!夫人,明日你就去给海神娘娘多捐赠一些香火钱!咱们可绝对不能辜负了海神娘娘的庇护!”

麦老爷如是道。

他现在只感觉到庆幸,因为他们家祖上都是海港城的人,所以他对于海神的崇拜也是很真诚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庙祝才会选择把他们的请帖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

没想到正是如此才让林梦雅阴错阳差地保住了一桩好姻缘。

此时,正在屋子里面的麦小姐也听闻了外面的变故,她不顾侍女们的阻拦,一脸着急地找到了父亲母亲。

“母亲,母亲你刚才没事吧?要不要紧?”

麦小姐只听说有人暗算,但是并没问具体,她只是担心母亲的安危,所以才闯了出来。

麦夫人见状立刻拉住了女儿的手,脸上虽然有几分责怪,但是语气里却温柔得很。

“你看你出来做什么?我们这边没有事,对了,这次你得好好谢谢霍姑娘,如果不是她的话,今天的好兆头都被人破坏了。”

麦淑婷确定伤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她才松了一口气,转而对着林梦雅行礼。

“多谢霍姑娘,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您。”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但是她细细地看向麦小姐的时候,沉吟的片刻,突然低声问道:“麦小姐,你介不介意我替你把一把脉?”

麦小姐一愣,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父母。

麦家夫妇也不知道这位霍姑娘是什么意思,林梦雅笑了笑,说道:“我略懂一些医术,现在还不确定,只等着给麦小姐把了脉才能告诉二位具体的情况。”

她当然一看就知道麦小姐是怎么回事,但是空口白牙的说,只怕这对夫妻不会相信。

而且她也看得出来,这对夫妻对于女儿相当在乎,所以她得行事更稳重,才能够得到对方的信任。

虽然麦家夫妻并不知道她会医术,但是出于刚才的事情,两个人还是选择相信了她。

于是,麦小姐领着他们回到了自己的闺房,一进门林梦雅就让对方躺在床上。

麦小姐还不知道什么人把脉必须得躺着,但是她还是乖巧地听话,躺下了之后,林梦雅先检查了她的双腕。

“麦小姐,你先不用紧张,其实并不算太大的问题,只是我初步推断你可能是中了一种毒。”

刚开始的半句话,麦家一家三口都没当回事,但是最后的一句话却让三人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中,中毒?这怎么可能呢?我女儿每日的饮食都是我派人看着的,绝对没有可能会让她中毒的!”

麦夫人首先否认。

倒也不是因为她不相信林梦雅的医术,而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从小她就乖巧,不管衣食住行都会听从父母的安排。

麦家夫妻如此看重女儿,又怎么可能会让女儿中毒呢?所以他们下意识地就选择了否认。

林梦雅也不急,而是指挥着麦小姐脱下了自己的鞋袜。

都说女大避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麦老爷转过身去坐在了椅子上。

也幸亏只是脱下鞋袜,并没有其他,所以麦小姐虽然觉得有些害羞,可还是按照她的指示做了。

林梦雅抬起了她的脚踝,果然,看到对方白嫩的脚心上有一点黑色的痕迹。“麦夫人请看,这想必就是让小姐中毒的根源,这种毒,说起来药效并不如何剧烈,但是极为折磨人。请问小姐最近几个月的月信是不是十分不准确,而且还会疼

痛异常?”

女儿大了,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跟自己的母亲讲,所以麦夫人也看向了麦小姐。而麦小姐的脸立刻有些苍白,她点了点头,声音颤抖地说道:“的确是这样。可是我从小并不如何疼痛,我还以为是最近几个月比较忙碌,我又贪凉,所以才会疼

痛。”

“那就对了。其实麦小姐的身体素质很好,但是这种毒一旦在你身上存在的时间太长,轻则会让你的身体倍受折磨,重则很有可能会让你终身不孕。”

“到底是谁还要害我的女儿,怎的如此狠毒?”

麦夫人也一下子白了脸。

像他们这种家族,如果女孩不能生子的话,那就意味着以后会在夫家倍受折磨。

这一点,麦夫人就深有体会。

虽然她把丈夫拿捏得死死的,让丈夫的一颗心全拴在自己的身上,可实际上她嫁给麦老爷多年却只有一女,其中的艰辛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当初伯母是如何刁难她的,只有她自己知道,若是夫君不站在她这一边,那她当时肯定一头碰死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仍旧吃了不少的苦头,如果自己的女儿以后没法怀孕的话,在那样大的家族,也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折磨,这完全是在拿刀捅她的心啊!

“我的女儿!到底是谁要害我的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做?”

麦夫人也是真情实感地愤怒了!

别人害她的话,她尚且还没有这么生气。

但是有人要害她的女儿,哪怕是她身化地狱修罗也一定会把对方找出来千刀万剐!

麦老爷听到这话也有些激动地站起身。

“对!一定要狠狠地查,把这个人给查出来。”

麦小姐已经害怕地流出了眼泪,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小腹。

“娘,爹,我,我该怎么办?”

此刻夫妻二人才想起来,还有一个林梦雅。

他们立刻向她求助,希望对方务必要帮助自己的女儿解毒。

林梦雅自然是责无旁贷。“既然咱们有缘分,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其实这毒倒也好解,只是需要好好的温养几个月。其他的药物吃了也没有多大的助益,我给你们开一个方子,小姐只需

要每天睡前泡脚一刻钟便好。”这毒,虽然并不难缠,但最好不要靠药物,毕竟是药三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