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章 杀獐引发的怪事(1/1)

在张七树家儿子杀了祖坟山上的那头嚎叫的“獐”并把它炖了吃了之后,再也没有人听到过张家山上的“獐”的嚎叫声,但是张家村死人的事却没有停止过,两个月里张家村一共40余户、村民近210多人,在这两个月里几乎天天有人家里办丧事,每家每户都有死人。

两个月的时间全村一共死了103位村民,每天死一两个都不止这样张家村的氛围更加的惨淡,几乎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年轻一点的有能力的人还有媳妇子都夫妻二人出外打工,没出去的也都回娘家了。

村里就留下了一些死了儿子的老人或爹娘的孩子们,确实没处可去就只有留在村里等死。都说是杀“獐”杀坏了事,现在是受到了诅咒遭了报应,才能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村里死人过半的。

村里的老村长也死了,接手的是他的儿子大贵;村长大贵看着村里的孤寡幼儿们都觉得心酸不已,自己父亲当村长的时候虽说村里也死人可是也不像现在这样几乎都到了家家人去楼空的现状。

想了想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反正自己的老婆孩子也都回丈母娘家了。自己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便决定了现在就回家收拾几件衣服,拿些钱上那座“庐青山”。早就听老一辈人说:“那座庐青山上有个道馆叫青庐观,里面住的一个道士很厉害。”

现在的大贵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看看能不能在庐青山上找到那个道士,说不定那个道士早死了也不一定,但是又觉得有希望的话总得去找找,谁让自己现在是张家村的村长呢!”

张大贵好不容易来到了庐青山上找到了那个道馆,也见到了那个拖着白胡子的不知具体年纪的老道士。可是等张大贵把话一说完,这老道士就有些不乐意管他们这事了,一直说“这事辣手,谁管谁倒霉。”

在张大贵的反复追问下老道士才说:“你们张家山的祖坟出了问题,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被人为的下了狠毒的诅咒;那头嚎叫你们张家村就会死人的那头“獐”应该是有灵性的,它是在给你们张家村的人示警没错,但是它也被你们张家村的人杀了,这诅咒也就彻底的爆发了!有什么仇恨要让你们张家村的人灭绝门户呢?这是得有多大的仇恨啦~”边说边感叹的摸着自己下巴上的长胡须。

张大贵一听老道这么说也傻眼了,“诅咒,听起来都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张家山祖坟上怎么会有这东西,还让张家村的人灭绝门户!”想着张大贵的汗都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呀!

“不对,眼前的不就是活神仙嘛!”张大贵一下子就跪倒在老道士面前磕着头说着:“活神仙,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村里的人吧,太惨了全村40余户几乎家家都死人,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村都死人过半都103位了,这可都是人命啊!你们不都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吗?”张大贵边磕着头边说着。

老道士见张大贵这样,说着:“小伙子你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是人家佛家说的,可不是我们道家说的呀!哎~罢了、罢了不管谁说的就与你说的一样这都是命呀!既是他们的命,也你你们的命、同样也是我的命;命中该有一劫躲都躲不掉啊。”像是自言自语又向是对张大贵说的。

老道对张大贵说着:“起来吧,老道这就随你走一趟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呀~”。

张大贵再次对老道磕着头说道:“老神仙谢谢你,你这可是救了我们全村人的命呀!你会有福报的。”

老道士听到大贵的话脸色有些奇怪的笑着,摇摇头说着:“福报,呵呵!但愿吧~”说完转身进入了道观旁的一间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