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老道士与张大贵一起下山来到了刘家村边上的张家山张家村的祖坟地,老道士看着这张家山说:“哎~虽然我已经猜到了些可是没想到情况已经这样严重了!再不解决的话怕是张家村的人死完了后这张家山周边的一些村庄怕是也要遭殃啊~”

张大贵听到老道士说“张家村的人死绝”的话觉得背上的汗都下来了,“真的这么厉害?张家村的人都会死绝吗?幸好自己上了庐青山找了这老道士要不然张家村真的就得人都死绝了呀!”心里默默的想着有些暗自的庆幸自己请老道士下山的决定。

刘家村的人听说张家村的村长张大贵请了庐青山上的老道士来,现在就在张家山上,刘家村没事的人都跑到张家山下看热闹。

老道士与张大贵下山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张家山下面看热闹了,见果真有一个老道士和张大贵走在一起的时候都开始议论纷纷的说:“诶,你们看那还真有一个老道士耶!张大贵请他来不知道能不能解决张家村死人的事,我看这事也真不好解决你们看看这两个月张家村死了多少人了都,每天都能看见棺材被抬上山,这张家山上又新填了多少坟头哦!”每个人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老道士下到山下见许多的人围在山下议论纷纷,有些人甚至还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心里明白这应该是周边的村庄的一些村民们来这看热闹的。

老道士走到人前对着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们说着:“大家伙还是都赶紧回去吧!这张家山不干净;你们啊~还是不要来了,特别是最近一个礼拜都不要再来,免得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轻则大病一场重则怕是要出人命的呀!:一脸认真严肃的对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说着。

大家伙一老道士听说这地方不干净轻则大病一场重则怕是要出人命,吓得大家伙是赶紧逃命般的往家里跑去;顿时鸟兽禽散一个人都不见了。

老道士摇摇头与张大贵一起回到了张家村只见这张家村里上空黑气笼罩,村里也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很是萧条!

老道士便问张大贵说:“你们村祠堂在哪?带过过去看看。”

张大贵听到老道士的话赶紧领着老道士往村里祠堂方向走去,到了祠堂张大贵打开了祠堂老旧的大门对老道士说:“活神仙,这就是我们张家村的祠堂了,里面都是供奉着张家村历代的祖先与亡故了的人,最近死的人确是是太多了,还有好一些还没做牌位供在祠堂里呢!”一边对老道士解释着。

老道士对张大贵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对张大贵说着:“我在这先看看,你去给我准备点东西。”说完对张大贵的耳边吩咐了几句。

张大贵点了点头赶紧从祠堂退了出去,跑出去为老道士准备东西去了。

不一会张大贵怀里抱着些黄表纸,手里拿着一个小纸包,另一只手提着个桶,桶里半桶黑红色的不明物液体,看着有些像血。

张大贵进了祠堂的们就见老道士嘴里嘟囔着什么像是与谁说着话,又像是在念着经文。张大贵不敢打扰的站在老道士的身侧,没一会老道士好像是已经好了一般,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张大贵对张大贵说:“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张大贵赶紧点点头表示已经弄好了,把手里的黄表纸还有一小白纸包着的东西递给了老道士说着:“这是我刚刚去买的黄表纸,还有朱砂;那个桶里是黑狗血刚刚杀的。你看这样就可以了吗?小心翼翼的看着老道士的脸色问到。

老道士对张大贵点了点头,说了句:“这些只是第一步,后面我要用这些东西画一些符,等这些弄好了,我再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

张大贵赶紧对老道士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