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章 张家村出事了(1/1)

这天老远就听到张家村放鞭炮与痛苦的嚎哭声,张家村的村民都聚在村庄东头大樟树底下开会,会议有老村长和村里辈分最高的几位长辈主持者,全村的劳力不论男女都参加了,老人与孩子都站在不远处的外围观看着。

村长这时候说着:“村里的老少爷们还有各家的堂屋们,今天我召集大家到这开会就是说说我们村里最近老死人的怪事,还有昨天傍晚张七树家孙子放学被车轧死的事;我知道最近村里人心慌慌的,这事要是再不处理的话,怕是都没法安心过日子了。”村长大声的对全村的人说着。

这时候村长刚说完,坐在村长边上的村里辈分算高的村里人都叫他张五爷,张五爷开口到:“是啊,不说远的就这个月都第四次了;前面三次怪事就不说了,这次张七树家的孙子昨天放学被车轧死了,也没找到肇事的人和车,看见的都说那车没牌照轧死了人就跑了,你们说说就这事咋整吧?这张七树家可是三代人里就这么一根独苗苗,这可教他们家里的人怎么活哟~!”一脸惋惜与感叹的说着。

这时候树底下的村里人可就叽叽咋咋的议论开了,“是啊,这都是什么事呀!害的我们现在是夜里睡觉都不敢睡死了,就怕自家出啥事!见天的死人谁家不害怕呀!”。。。。。

“我说七树家可真够倒霉的!老大夫妻生了个女娃前几年糟蹋了,老二夫妻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结婚这么多年也没下个蛋,老三夫妻两好不容易生个金疙瘩,被千娇百疼的养到这么大都上小学四年级了,这次还不知道是谁轧死的真是造孽哦~”。。。。

各种说法七言八语的交谈议论着,这时候村长站出来清理下嗓子咳了一声:“哼,呃哼~好了,大家伙都安静安静!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扎死张七树孙子的那个开车的司机;还有就是大家伙都去七树家帮帮忙,这毕竟是丧事还不是喜丧,跟七树说说我们已经报案了,这人啊~!还是早些送上山吧!我们这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喜丧停灵一个礼拜不是喜丧的停三天。”村长严肃的对大伙说着。

张五爷也站起来说到:“是啊,当务之急是先把丧事赶紧办了;把人送山上这事我去对七树家说,这得罪人的话与事总的有人出面不是!”说完颤颤巍巍的往那家有哭嚎的人家方向走去。

村长见张五爷往张七树家走去,也叹了口气说到:“嗯,大家伙这样吧!我们先帮着把七树家的丧事办了,然后我再通知大家关于那“獐”嚎我们村就得死人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大家下次开会都商量商量尽量拿出个章程来,这几天大伙也没事都琢磨琢磨。就这样吧!散会。”大家伙听完村长的话,都拿着家里带来的小板凳陆陆续续的开始往家里方向走去。

这边走还有边议论的“这些事叫我说呀!这都是那头怪“獐”弄出来的;回头呀!咱们村里人帮七树家的事办完,就的找些后生们上祖坟山把那头该死的怪“獐”给杀了,这样就太平罗!”

边上年纪稍大些的连忙说到:“呸,呸,老祖宗不忌啊~这孩子是才嫁到咱们这的媳妇子,不知道规矩哈~老祖宗不怪不怪呀!”边神神叨叨的念着,说完后用眼珠子刮了一下刚刚说话的年轻媳妇子:“你这娃咋的能乱说呢!这“獐”呀,是咱们的老祖宗呀,本是同根生,你呀你!还是年轻不知事。”说完摇了摇头的走了。

被说的年轻的媳妇觉得自己怪委屈的:“都是什么破事,那动物还能与人是同根生了,这村里件件都是怪事,见天的死人;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嫁到这。”边赌气的说着边往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