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张七树家好不容易办完丧事,据说当天夜里刘家村的人就听到了枪声与好像是“獐”的怪叫生,后半夜好像还有几个人往山下抬着什么东西从刘家村的几户人家走过。

次日这件事在张家村引起了轩辕大波,村长再次召集全村劳力开会时,大家刚刚坐好正准备讨论那“獐”嚎引起村里死人的事。

这时候张七树的三个儿子媳妇都来了,老小和老二还用棍子抬着什么东西,到了大伙跟前大家伙这才看清这棍子上抬得是一只被杀死的动物,狗不像狗,有家里土狗长大后的体型,狼也不像,倒是有些像狗与鹿结合的一种动物,体型不算太小身上灰色的毛发有着些像花纹一样的纹路。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时候张七树家的小儿子站出来气愤的说到:“大家伙都来看看,就是这么个东西没事就在那嚎,它******一嚎咱们这村里就得死人。昨晚我家哥几个就上山把它给杀了,这玩意昨晚我们到的时候就站在那最上面的坟头上嚎着,我本来就打算找它的,这正好它又准备在那嚎死人了!我一气之下就拿着手里的猎枪朝它开了两枪,这不它还没嚎完就在这了。”虽然说话的语气气愤但是眼神中带着杀了这头“獐”的得意的快感。

村里人听到张七树家儿子的话都惊得站了起来,看着被杀死的“獐”。

“这,这可怎么办呀!这怎么把老祖宗给杀了呀!会遭报应的我们,我们都得遭报应啊~”年纪大的老人边惊恐的说着,边擦着眼角的泪水。

张七树家的小儿子听到这话,气愤不已的说到:“什么遭报应,我看看杀了它能遭什么报应,我家儿子就是被这么个东西嚎死的,这我可是知道的。不杀了它咱们村里还不知道的被它嚎死多少人。”

村长这时候开口说话了:“七树家的老幺,你也别在这大小声了,你们家几个兄弟把它杀了,这事是你们干的总没错吧!现在杀也杀了,你杀它之前也没跟我们村里的这些个长辈们说过,现在就说说这事该怎么办吧!”看着张七树家的三个儿子说着。

其他在场的几位村里的长辈这时候也都站到了村长的身边看着张七树家的几个儿子。

张七树家的老大这时候说话了:“要我说这事是我们兄弟几个做的,这东西也确实是我们老三杀的;我们哥三个做了这事也就会承担后果,我们家的独苗都死了,我们家也就算是绝户了不是!但是我们杀了它也不是没缘由的,先不说其他的,就说说我们村就是因为它在那祖坟山上嚎,死了多少人吧!”

张七树家老大说完话,这说话站在一旁的六爷爷也开口说话了:“七树家的呀!你们真的干了件错事呀!这“獐”是杀不得的,它在祖坟山上嚎叫这事不是这几年才开始的,是古往今来早就有的呀!它是给我们张家村预警用的,它嚎就说明我们张家村里就得出事死人。它是有灵性的!”带着悲痛的眼神看着被杀死困在棍子上的“獐”一眼,有些悲痛欲绝的说着。

张七树家的小儿子这时候大声的说着:“就这么个玩意也算灵物,给咱们张家村示警,别搞笑了成吗?我就是觉得这玩意晦气,******一嚎我们这村就得死人这是真的。示警?呵呵,别太搞笑了。”一副根本不信**浪荡的说着。

老大也紧随老三其后的说着:“大家就放心好了,我们杀的它,有事就冲我家来,反正我们家人是不怕的。”说完转身往家里方向走去。

老三与老二抬起地上棍子上的“獐”大声的朝人群这边说着:“诶,哥几个晚上没事到我家吃野味啊,咱们喝几杯别客气的让再叫了,都来哈!”边说着边抬着那头“獐”回家了。